到2015年,宝钢非钢产业经营规模将达到2000亿元;鞍钢非钢业务收入将占到集团公司业务收入的15%以上;武钢非钢产业营业收入要在2010年510亿元的基础上翻一番,达到1100亿元以上,占集团公司营业收入的30%以上;首钢非钢产业将形成销售收入1000亿元左右(按北京市范围统计)的规模;沙钢集团非钢产业营业收入计划达到1000亿元;河北钢铁集团唐钢非钢业务年总产值计划达到900亿元;昆钢非钢产业销售收入将达到500亿元;太钢非钢营业收入将达到350亿元以上;马钢力争非钢业务收入达到300亿元;华菱集团湘钢营业收入确保达到200亿元…… 
  面对当前钢铁行业微利甚至亏损运行的形势,钢铁企业明显加大了非钢产业的发展力度,加快“由只注重钢铁主业发展,向既做强钢铁主业又向钢铁上下游产业链延伸的一业为主、适度发展相关多元化产业转变”。 
  “适度发展相关多元产业不仅是钢铁工业在‘十二五’期间实现‘四个转变’的重要课题,也是钢铁企业‘稳市场、控产量、调结构、保盈利’的有效手段。”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多种经营工作委员会的相关负责人日前在接受《中国冶金报》记者采访时如此强调。 
  多元产业发展出现五大新动向 
  当前,我国钢铁工业已进入结构调整和转型发展的关键阶段,过去那种依靠简单的大规模扩张来获取利润的方式已无法解决微利时代的问题。适度发展非钢产业,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已成为钢铁企业降低风险、支撑钢铁主业发展、实现效益目标的必然选择。 
  近年来,很多钢企在非钢产业方面已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和宝贵的经验,形成了一批优势非钢产业,成为当前钢企应对微利的利器。根据近几年钢企非钢产业发展情况和制定的“十二五”发展蓝图,我国钢企在非钢产业发展导向和产业选择上出现了以下新动向: 
  一是为确保资源供应,矿产资源业发展力度明显加大。 
  铁矿石、焦炭等钢铁原燃料资源已成为制约我国钢铁工业发展的主要“瓶颈”,特别是矿价商企是造成钢铁行业生产成本高企、微利甚至亏损运行的重要原因。向上游原燃料产业拓展,加强对战略资源的掌控,已成为近年来钢企非钢产业发展的一个重点和亮点。例如,近年来,武钢境外矿石资源开发加快,先后完成了加拿大CLM项目、南澳CXM项目、巴西MMX项目、利比里亚邦矿项目、马达加斯加苏拉拉项目的交易,南澳WPG项目已签署正式协议,现已锁定海外权益资源量数百亿吨。河北钢铁集团矿业公司通过对河北省及周边地区的矿产资源整合,使铁矿石资源掌控量由组建之初的8.89亿吨增至2010年的50亿吨,到“十二五”末将形成3500万吨铁精粉产能,自给率有望达到40%以上。此外,太钢正在加紧建设袁家村铁矿项目,今年有望建成年产铁矿石2200万吨、铁精矿750万吨的大型矿山,将实现铁矿石供应自给;重钢现已投巨资全力开发5座国内矿山和澳大利亚伊斯坦鑫山磁铁矿项目,投用后铁矿石原料自给率将达到70%以上;昆钢实施以大红山铁矿为代表的一系列矿山建设工程,铁矿石自给率已提高到46%…… 
  二是为实现产品增值,钢材延伸加工业发展步伐加快。 
  近年来,钢企向下游延伸的步伐明显加快。通过钢材延伸深加工不仅可以提高产品附加值,还可以缩短用户采购供应链,与用户实现“双赢”。例如,渤海钢铁集团把钢铁产品的精深加工作为企业产品转型、产业升级的主攻方向,总投资130多亿元的延伸产业链项目,包括冶金产品精深加工项目、天津港重工制造基地项目、大港沙井子风电项目和环锻项目,都已于2011年陆续开工建设。鞍钢将线材制品深加工作为非钢产业的一个重点,主要发展重要用途钢绳等并提升产能,加强与比利时贝卡尔特合作生产高附加值的优质轮胎用钢帘线。马钢与奇瑞、江淮汽车等共同建立了钢材产品研发中心,合资组建了马钢(芜湖)材料技术公司,专事汽车板的剪切配送、冲压等深加工,还在重庆和成都等用户相对集中或大客户所在地新建钢材剪切与配送中心和钢筋焊网加工生产中心……  
  三是以服务主业为切入点,大力发展生产性服务业。 
  很多钢企以服务钢铁主业为切入点,已构建起一整套与主业系统配套、功能完善、专业化的生产性服务业,很多产业实现了由内生型向市场型的转变,其中最为突出的有商贸物流业、工程技术服务业、金融业等。以物流业为例,2012年1月9日,河北钢铁集团与河北港口集团、沧州港务集团正式签约,开发建设黄骅港综合港区年吞吐量5000万吨的矿石泊位和2000万吨的通用散杂泊位。据悉,河北钢铁集团“十二五”将向物流业投资86亿元,到2015年末营业收入达到1000亿元。沙钢去年初开建的玖隆钢铁物流项目,总投资300亿元,将着力打造一个集现货和期货交易、剪切加工、运输配送、进出口保税、电子商务和金融担保质押为一体的钢铁物流园。重钢“十二五”重点打造的非钢产业项目———靖江物流基地,占地1800余亩,建成后将成为重钢进口铁矿石等原材料的主要中转基地和钢材出口的桥头堡……此外,在工程技术服务业、金融服务业方面,钢铁企业也造就了一批优势非钢产业,工程技术服务业有宝钢工程技术集团、太钢工程技术公司等,金融业有宝钢旗下的华宝投资公司、山钢集团莱钢旗下的齐鲁证券等。 
  四是为抢抓经济转型机遇,积极开拓战略性新兴产业。 
  节能环保产业、高端装备制造业、信息技术产业、新材料产业、新能源产业等战略性新兴产业也是钢企非钢产业重点开拓的领域。钢铁企业依托在清洁生产、节能降耗、环境治理、资源综合回收利用等方面开发的一批节能环保技术和装备制造技术,拓展节能环保产业。例如,马钢与中钢马矿院等合资组建安徽欣创节能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从事烟尘治理(除尘、脱硫)、工业污水处理、资源综合利用等业务。重钢属下的三峰环境产业集团公司致力于城市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的投资、建设和运营服务,已成为环境产业垃圾焚烧发电国家标准的制订单位。山钢集团济钢的城市能源服务业,正在加快“集中供热、污水处理、废旧塑料消纳”三大中心的论证和建设…… 
  此外,很多钢企积极进军高端装备制造业、信息技术产业,涌现出了一批优势企业。例如,本钢起重机制造有限公司起重运输机械设备年规模达到35000多吨,其自主研发并设计制造的260吨大型冶金铸造起重机,填补了国内空白;河北钢铁集团旗下的宣工机械公司,其工程机械、冶金矿山机械、环保机械三大领域的产品竞争力不断增强,其中推土机销售总量位居全国第二。而在信息技术产业方面,山钢集团济钢自动化信息技术公司以工业软件开发为核心,2011年实现社会市场合同额1亿多元,创利上千万元;马钢控制技术公司已成为西门子、施耐德、惠普、IBM等公司的系统集成商和战略合作伙伴…… 
  五是发挥企业独特优势,创造性地培育特色非钢产业。 
  有些钢企积极结合自身的实际情况和独特优势,创造性地培育一些独具特色的非钢产业。例如,酒钢结合所在地域的特殊自然环境,大力培育葡萄种植,创造性地发展了葡萄酒酿造产业,同时将种植产业扩大延伸至水果和蔬菜,发展养殖和食品加工产业。首钢利用搬迁后留下的宝贵的土地资源,将完成和运营好“中国动漫游戏城”项目,把它建设成为集创意、生产、展览、交易于一体的国家级重点文化产业园区,形成文化创意产业集群。  
  “十二五”多元产业发展的五大着力点 
  尽管我国钢铁企业的非钢产业近年来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和进步,但也存在一些问题:一是对钢铁主业依附程度高,非关联交易程度低;二是整体竞争力不强,投资过于分散;三是缺乏资金、人才、技术方面的投入,可持续发展能力不足;四是机制还不能完全适应非钢产业发展的需要。 
  针对以上问题,综合部分钢铁企业非钢产业发展思路,钢协多种经营工作委员会相关负责人指出,“十二五”期间,钢企进一步加快发展非钢产业要在以下几方面加强努力:  
  一是坚持“钢铁为主、适度多元”,避免进入“多元化陷阱”。 
  钢协提出的“四个转变”中,“在企业发展上,要由只注重钢铁主业发展,向既做强钢铁主业又向钢铁上下游产业链延伸的一业为主、适度发展相关多元产业转变”,就是要求钢企既要把发展非钢产业放到重要的位置,积极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同时又强调非钢产业的具体发展方向———向钢铁上下游产业链延伸,还特别强调在做强钢铁主业的同时要适度发展。也就是说,在非钢产业“进入”环节上,我们要做到谨慎决策,把握好与钢铁主业的相关性、协同性,突出重点,不求多但求精,对不熟悉、没有足够人才支持的产业决不轻易介入,避免步入盲目多元化发展的陷阱。 
  二是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加快优化整合,大力培育优势非钢产业。 
  钢企在发展非钢产业时,要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原则,做到有进有退、有保有压,加快优化整合,大力培育和形成优势非钢产业,不断优化非钢产业结构,实现由粗放经营向集约经营转变、由“安置型”向“效益型”转变。比如,对效益差、市场前景不好、无发展前途,且不是围绕钢铁产业链的非钢产业,要抓紧淘汰;对效益一般但能够创造更多就业岗位的非钢产业,要进行扶持;对市场前景好、紧密围绕钢铁产业链的非钢产业,要做大做强。例如,新钢在先后从能耗高、面临国家新政策限制的锰铁、硅铁冶炼行业退出后,又对自身处于劣势、效益差、缺乏竞争力的水泥、炭素、塑钢制品等企业实行改制并逐步退出。 
  三是遵循各自产业发展规律,加快由“内生型”转向“市场型”。 
  非钢产业脱胎于钢企的辅业,在转型发展初期必然对钢铁主业的依存度过高,加上自身发展能力的局限性,在市场竞争中缺乏核心竞争力。钢企在发展非钢产业时,要遵循各自产业本身的发展规律,加快由“内生型”向“市场型”转变,不断增强其市场竞争力,才能做大做强。“我们欣喜地发现,部分钢企的非钢产业除抓好内部市场外,积极走出去,市场竞争力日益增强。例如,2011年,山钢集团济钢非钢产业实现营业收入117.5亿元,其中外部市场收入57.02亿元,占到了近50%。”该负责人说,“只有走出去,到大风大浪中搏击,非钢产业才能真正做大做强。” 
  四是加快体制与机制创新,建立适合非钢产业发展的管理体制。 
  钢企当前对非钢产业的管理模式主要有两大类,大部分采用了集团管控、分类管理、自主经营的母子公司运作模式,也有少部分企业组建一个专门的非钢产业管理公司,对所有非钢产业进行集中管理运营的模式。业内人士指出,当前钢企对非钢产业的经营管理体制和机制与加快非钢产业发展的要求还不能完全相适应,今后要加快管理体制与机制创新,真正建立与自身非钢产业发展战略相适应、符合非钢产业发展规律的组织结构体系。同时,加快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积极进行产权制度改革,推进产权多元化、投资主体多元化,激发发展活力,努力实现由单一所有制向多种所有制形式的转变。例如,鞍钢非钢产业确立了与各行业世界一流企业一起“登山”的主要模式,引进战略投资合作者,借助这些企业先进的技术推动产业技术水平的升级,盘活原有产业资产。 
  五是加强人才培养和引进,造就一批促进非钢产业发展的领军人才。 
  人才是制约非钢产业加快发展的一个“瓶颈”。当前,钢企人力资源结构与非钢产业快速发展的要求还不能完全相适应,因此要加强对非钢产业人力资源的培养和储备,特别是加大对非钢产业高层次人才的培养和引进力度,造就一支推动非钢产业发展的领军人才队伍。例如,武钢为适应矿产资源开发等非钢产业“走出去”发展战略,提出重点培养具有资本运作、国际化经营、投资并购等方面的高端人才。另外,武钢提出的全面建立非钢产业单位核心人才库的做法也值得其他钢企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