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国内钢企受困于全行业亏损而焦头烂额之际,中国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日前开始试运行,或为行业摆脱寒冬送来一缕温暖的阳光。而作为该平台的首家外矿会员,世
界第四大矿山澳大利亚FMG公司的加入亦颇受人瞩目。目前,国际三大铁矿石巨头中的淡水河谷已经与中国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签订备忘录,力拓也宣布加入这一铁矿石现货平台。
  据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中国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由中钢协、中国五矿化工进出口商会、北京国际矿业权交易所于1月份共同发起成立的,其目的是让钢企及矿商
在一个共同的平台上进行交易。中钢协副会长王晓齐表示,中国是目前全球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占全球贸易份额的60%,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现货市场。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成立后,交易价格将更加透明和公开,更好地反映市场供求关系,减少人为恶意炒作因素。“听话要听音,这实际上是在表明,钢企与国际矿山应尽量减少和避免不必要的博弈,因为这样的博弈会人为地导致博弈双方两败俱伤。”
  引发供求关系大逆转 
  这位知情人士表示:“事实上,钢企和矿山的博弈从未停止过。”他认为,前些年,也就是铁矿供不应求时,若想拉国际矿山加入简直比登天还难,而如今却轻而易举地做到了。这实际上是反映出如今供求关系的逆转。近期,中钢协副会长张长富就颇有底气地直言,全球铁矿石市场供大于求的局面已经形成。张长富认为,事实上,FMG、淡水河谷和力拓加入中国这一平台的意义主要是鼓舞士气。
  据了解,今年初中国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成立之时还因无国际矿商加入而显得人气不足,但现在,随着中国对进口铁矿需求降低等原因,国际矿山开始放低姿态。业内普遍认为,这有助于让中国钢企在国际铁矿石贸易中掌握更多话语权。
  那么,铁矿石供大于求的局面是如何形成的呢?这位知情人士表示,与钢铁行业整体亏损有关。据统计,本轮行业整体亏损从去年第四季度始,持续到2012年第一季度。一家国有钢厂的管理层人士向记者表示:“按照钢协统计,1月份亏损面是41.38%,2月份亏损面达到42.5%,这已经是比较严重的数据,但是实际亏损面还要大,与我们保持交流的每一家钢厂至少主业都亏损或接近亏损。”其中,2月,大中型钢企利润率为-0.19%。两个月累计销售利润率则下滑至-0.51%,大中型钢企累计亏损28.04亿元,同比减少191.47亿元。
  以马钢股份和韶钢松山为例,3月29日,马钢股份发布2011年报,营业收入868.42亿元,同比增长33.64%;利润总额3.01亿元,同比下滑82.4%。而此前一天,韶钢松山年报显示2011年公司巨亏11亿元。
  除了马钢股份和韶钢松山外,其它主要钢铁上市公司业绩也是一片惨淡。鞍钢股份2011年亏损21.46亿元(上年同期盈利20.39亿元)。此外,南钢股份营业总收入(385.6亿元)虽同比增加28.3%,但归属于上市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64.6%为3.2亿元;济南钢铁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282.44万元,同比下降37.38%。
  据这位知情人士透露,铁矿石成本长期高企是导致钢企亏损的重要因素之一,也是制约全行业发展的瓶颈。去年,我国进口铁矿石平均到岸价为163.84美元/吨,比2010年同期的128.99美元/吨上升27.02%,以全年累计进口铁矿石6.86亿吨计算,中国钢铁行业累计增加支出239亿美元。因此,张长富指出,“以中国为代表的全球钢铁产量出现下滑”以及国际矿商扩产等都是“铁矿石市场供大于求的态势已经形成”的信号。
  在这种情况下,全行业力求通过减少铁矿石的进口和增加提炼效率,从而降本挖潜增效也就成为顺理成章之事。据悉,马钢、龙钢、酒钢、济钢等大中主流钢企,都将降本列入“攻坚战”式的目标。华菱集团提出2012年要确保减债降负100亿元,并通过集中采购、对标挖潜、项目达产达效、能源环保、品种开发等手段挖潜增效达86亿元。
      博弈导致行业“极寒” 
  一方面,矿山拼命抬高铁矿石价格,另一方面,钢企为降本减亏不得不减少铁矿石的进口。事实上,这种恶性循环、两败俱伤式的博弈,已经导致一些铁矿石出口大国遭受严重损失。3月29日路透社报道,印度2012/13年度铁矿石出货减幅最高可达57%,受矿业禁令和出口税上调影响,这将使该国失去全球第三大铁矿石出口国的地位,并推高全球铁矿石价格。根据行业预估,印度2011/12年度铁矿石产量料达1.5亿-1.6亿吨,远低于上一年度的2.08亿吨。印度国有企业NMDC董事长Narendra Kumar Nanda参加路透全球矿业和金属峰会时称,“在满足1亿-1.2亿吨国内需求后,印度2012/13年度可能将出口3000万-4000万吨铁矿石”。他还称,根据新政府协议,明年NMDC产量中的约10%可能将卖给日本钢铁厂商,该公司2012/13年度可能将只会出口铁矿石到日本。
  而对于国内钢企而言,在成本居高不下、下游需求不振的双重夹击下,也在遭受“极寒期”的侵袭,其中,中国钢铁产量第一大省河北的钢铁企业今年开局惨淡。河北省冶金行业协会3月31日透露,今年1至2月,该省钢企全面亏损,进入统计的61家大中型钢企利润亏损总额达2.02亿元人民币,相较去年同期利润37.38亿元狂降105个百分点。与此同时,这61家钢企1至2月累计赢利1.7亿元,同比下降95.9%。
  而澳大利亚联邦参议院于3月19日通过的矿产资源租赁税法案,对高度依赖铁矿石进口的河北无疑又是雪上加霜。该法案规定,自7月1日起,对本国年盈利在7500万澳元(约合7965万美元)及以上的铁矿和煤矿企业,加征占盈利额30%的税率。而河北自澳洲进口铁矿石总量连续5年增速超过10%。
  来自河北省商务厅的数据显示,2011年河北铁矿石进口额达141.6亿美元,其中来自澳大利亚的铁矿石,占进口总量的44.8%。
  河北省冶金行业协会市场调研部主任张英欣认为,澳大利亚加征矿产税或将推动中国进口铁矿石价格上涨,致国内钢企生产成本再度上升,使其止亏为盈压力更大。
  现货平台促进公平交易 
  以上知情人士透露,铁矿石交易的“现货化”是中国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上交易规则的最大特点。该平台建立之所以被业界普遍看好,是因为通过该平台的撮合,有助于实现铁矿石的公平交易。据悉,目前,宝钢、鞍钢、武钢、首钢、河北钢铁等钢铁企业和中国矿产有限公司、中国中钢集团、中化国际、中信金属、中建材等铁矿石贸易企业已同意作为中国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发起会员。以上知情人士透露,对于中钢协等发起单位的这一努力业内都表示了肯定,建立现货交易平台,买卖双方将成为平台的主体,能给进口交易带来增加铁矿石供应渠道、减少铁矿石贸易中不透明环节、减少成本增加效率等好处。
  谈到FMG之所以第一个加入北矿所,这位知情人士分析认为,一是由于其到2013年计划扩产的1.55亿吨铁矿石急需大量新的客户;二是FMG即将迈进大型矿山行列,FMG
抓住热点话题加大宣传;三是从2009年FMG最先与中国有条件达成一致价格可以看出,FMG有率先求变的惯例。在这样背景下,FMG率先加入交易平台将有利于实现其战略目标。
  “矿山支持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更主要的是实现铁矿石交易的现货化,因为现货化是实现矿山利润最大化的保证。”这位知情人士表示。
  不过建立这一现货交易平台与实际把握铁矿石市场主导权还有一定的距离。首先,对于国际矿业巨头来说,虽然淡水河谷和力拓加入这一现货平台的意愿较强,但是这一平台对他们而言也就是多了一个销售渠道而已,最终能有多少比例的铁矿石在这一平台交易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