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去产能超额完成工信部将出台产能置换新政
管理员 来源: 时间:2017-12-13 17:16:34 浏览次数:176
      在不到两年时间内,中国已压减钢铁产能超过1.15亿吨,“十三五”的上限目标则是1.5亿吨。工信部官员指出,明年将继续抓好重点地区的去产能,严控新增产能,防止“地条钢”死灰复燃。去产能更加注重存量产能的结构调整,将出台钢铁产能置换新政。
    
    钢铁去产能进展迅速,中国已提前完成了今年全年的目标任务。在不到两年时间内,中国已压减钢铁产能超过1.15亿吨,至少完成了钢铁去产能五年目标任务的76.7%。
    
    中国还清除了1.4亿吨“地条钢”产能,这带来钢铁行业经营的全面好转。
    
    岁末年初,钢铁去产能将何去何从?工信部官员指出,明年将继续抓好重点地区的去产能,严控新增产能,防止“地条钢”死灰复燃。
    
    去产能更加注重存量产能的结构调整,将出台钢铁产能置换新政,有利于钢铁产能地域分布结构与流程结构的进一步优化。
    
    钢铁去产能已超1.15亿吨
    
    近日,在2017(第六届)中国钢铁原材料市场高端论坛上,工信部原材料司钢铁处处长徐文立表示,2017年钢铁去产能政府工作报告的目标是5000万吨,目前已经超额完成这一目标。
    
    “去年钢铁去产能已经完成6500万吨的任务, 十三五 的前两年,钢铁完成去产能已超过1.15亿吨。距离 十三五 时期1.5亿吨的上限目标,还剩下几千万吨的规模。”徐文立说。
    
    徐向春告诉记者,到今年年底,中国钢铁去除过剩产能可能达到1.2亿吨。“去产能整体目标已经完成了80%,从数字上看,后期的去产能空间已经不大,今后的工作重点在于收尾善后,并有效控制新增产能。”
    
    中国还去除了1.4亿吨“地条钢”产能。徐文立表示,“地条钢”这种隐性产量被强制退出市场后,有效改善了市场秩序,钢铁企业的效益出现明显的好转,钢铁工业协会统计的大中型钢铁企业利润增长了360%。
    
    随着“地条钢”的出清,吨钢价格已从最初的1000多元涨到了4000多元,近日螺纹钢价格更是逼近5000元大关。
    
    “钢厂纷纷从原来亏损到现在一吨利润至少有600元,甚至高达1000元。”徐向春说。
    
    行业集中度也在不断提升。国务院去年已在行业内下发《关于推进钢铁产业兼并重组处置僵尸企业的指导意见》。其目标是,到2025年,中国钢铁产业60%~70%的产能要集中在10家左右的大集团中,从而形成3~4家8000万吨级的钢铁集团,6~8家4000万吨级的钢铁集团。
    
    防止“地条钢”死灰复燃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认为,去产能是一项系统持续的工作,不会因为近期钢企盈利好转而终止去产能。今后的钢铁去产能要严守两条底线,其一是严控新增产能,其二则是彻底取缔“地条钢”。
    
    徐文立表示,2018年要继续做好钢铁去产能工作。首先要精准施策,抓好重点地区的去产能。目前国内一些重点地区的钢铁去产能任务仍然比较重,压力较大。地方要以处置僵尸企业、去除低效产能、关停不符合规划的产能为重点,同时避免“一刀切”的现象。
    
    他还指出,明年要做好钢铁去产能带来的职工安置和债务处置,确保社会稳定,防范金融风险。同时,要巩固好取缔“地条钢”的成果。
    
    “ 地条钢 是行业的毒瘤,其取缔成果来之不易。下一步从国家层面看,对 地条钢 要始终保持露头就打的高压态势。”徐文立说。
    
    徐向春表示,不久前黑龙江等地发现“地条钢”复产的情况,在钢价上涨的背景下,作为游离于正规统计之外的灰色产能,“地条钢”死灰复燃不乏复产条件和利润驱动。
    
    有业内人士算过一笔账,目前一吨废铁约1100元左右,按照一吨废钢铁原料出0.8吨“地条钢”测算,一吨“地条钢”成本大约1300多元,而其市场价却在3000元左右。
    
    此外,徐文立强调,要严控新增产能,防止产能反弹。今年以来,企业效益大幅提升,全国各地不同程度地出现了将以前停建的项目恢复建设的要求,新增产能的苗头显现。
    
    根据中联钢的测算数据,今年全流程钢厂复产超过1000万吨,其中长期停产的高炉复产的体量超过800万吨。
    
    将公布产能置换新政
    
    2015年工信部印发了《产能严重过剩行业产能置换办法》,其有效期截至今年底。
    
    “下一步产能置换还做不做?我想产能置换还必须要坚持,否则下一步的钢铁工业的结构调整、包括搬迁改造等问题就很难推进。同时,这也是控制新增产能的一个行之有效的手段。”徐文立称。
    
    他表示,最近工信部对地方公告的一些产能置换方案进行了初步的审理,发现了一系列问题。
    
    一是用以置换产能的范围不清晰、不明确,存在一些地方打擦边球的现象;二是没有严格执行产能置换的比例要求;三是普钢、特钢的产能转换问题,部分企业以新上特钢产能为由通过折算新增产能。
    
    徐文立表示,生产什么品种是企业行为,政府关心的是炉容,控制产能主要就是控制炉容,而现在很多地区在操作过程中就把置换玩成了一个数字游戏。
    
    “我们现在已经组织力量对钢铁行业产能置换的实施办法进行了重新修订,也已经征求了地方工信部门、行业组织、重点企业包括研究咨询机构等单位的意见,准备近期报领导同意之后,正式对外发布实施。如果顺利的话,明年开始实施。”徐文立表示,针对上述问题,工信部将出台新的产能置换政策。
    
    新的产能置换将有利于调整钢铁产能的地域分布结构与流程结构。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顾建国表示,现在钢铁产能过大、钢铁企业过度聚集的区域,考虑到环境容量、消费需求等因素,应该有序地向区域外转移产能。
    
    李新创指出,新的产能置换将可能出现的一个趋势是,调整钢铁流程结构,鼓励长流程向电炉短流程转变,废钢将大幅替代铁矿石
    
    徐向春也表示,此前的产能置换更多地着眼于解决钢铁产能“北重南轻”,而钢材消费“南重北轻”的地域不匹配,而未来还将更加注重引导不同工艺流程的置换。

     来源:富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