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制造业PMI超预期反弹供需两侧联动改善
管理员 来源: 时间:2017-12-01 10:14:06 浏览次数:549
在10月PMI回落以及11月环保限产等因素的影响下,市场普遍预期11月PMI将出现回落。但国家统计局11月3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11月PMI超预期反弹。具体来看,制造业和非制造业PMI分别为51.8%、54.8%,分别比上月上升0.2、0.5个百分点。其中,与实体经济高度相关的生产性服务业商务活动指数升至61.7%,为年内最高点。那么本月PMI反弹的原因是什么?作为最重要的先行性指标,PMI的反弹对宏观经济经济的走势有何前瞻意义?本专题将展开讨论。

11月的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并未像市场预期的那样走弱,反而逆势反弹,表明当前经济增长颇具韧性。

国家统计局11月3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11月制造业PMI为51.8%,较上月上升0.2个百分点,创下年内次高点。这一指数自去年10月份以来已连续14个月在51%以上运行。

分项指标中,生产指标连续两个月反弹,制造业三大订单指数也全线上升。供需两侧联动上升是11月PMI超预期反弹的主要原因,这与10月长假后企业回补生产、圣诞节前海外需求强劲等因素有关。

市场价格涨势有所减缓。其中,购进价格指数回落3.6个百分点至59.8%,出厂价格也回落1.4个百分点至53.8%,购进价格指数和企业出厂价格指数差额呈收缩态势,这有利于改善企业效益。

PMI反弹至年内次高点

统计局数据显示,11月份制造业PMI为51.8%,这一指数并未延续上月的回落趋势,反而比上月上升0.2个百分点,并成为今年以来的次高点。

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市场与投资研究室副主任江飞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市场普遍预期11月份的环保停产限产政策会对生产带来影响,实际上,10月的PMI也因此出现了放缓,但11月份PMI的实际走势超出预期。他认为,行业结构上新旧动能的切换以及生产、销售的双双向好是PMI反弹的主要原因。

多位受访人士都认为,11月PMI指数回升的主要动力在于供需的联动性改善:当月生产指数和新订单指数为54.3%和53.6%,分别比上月上升0.9和0.7个百分点,二者拉高11月PMI0.4个百分点。

生产方面出现了显著加快:11月的生产指数由53.4%反弹至54.3%。交行金研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10月制造业PMI回落一定程度上受放假等季节因素影响,企业为了完成全年生产计划,可能将10月份挤压的生产订单安排在11月完成,因此企业生产出现恢复性加快。

需求方面,三大订单指数全线上升。其中,新订单指数较上月上升0.7个百分点,达到53.6%,高于去年同期0.4个百分点。从企业调查来看,反映订单不足的企业比重,较上月下降1.5个百分点,降至35.7%,为近年来的最低值。

进出口方面,国家统计局服务业调查中心高级统计师赵庆河表示,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深化和全球经济回暖,进出口稳步增长。新出口订单指数和进口指数分别为50.8%和51.0%,均比上月上升0.7个百分点,制造业外贸保持稳定回升的态势。

“三季度美国和欧洲经济增长加快,新兴市场经济改善,全球经济复苏带动外需增长,新出口订单指数的回升表明近期出口增长态势有望持续。”刘学智称,“此外,企业采购意愿增强,采购量指数为53.5%,升至年内次高点。”

江飞涛则指出,受西方圣诞节等季节性因素影响,11月份是传统的出口旺季,而进口之所以上升是因为去产能与环保限产使得国内原材料供给减少,价格持续上升,进口的原材料更具市场竞争力。

值得注意的是,不同规模企业PMI的分化正在收窄。11月大型企业PMI为52.9%,比上月微落0.2个百分点;中型企业PMI为50.5%,比上月上升0.7个百分点,重回临界点之上;小型企业PMI为49.8%,比上月回升0.8个百分点,已经抵近临界点。

江飞涛认为,大型企业很多是上游的原材料、基建施工企业,从季节性上看,年末是施工的淡季,大企业PMI略有回落也印证了原材料和出厂价格的高位回落;而价格的回落降低了以中下游为主的中小企业的成本,后者多以消费品、外贸出口等行业为主,年终也是一个季节性高点。

价格指数差距呈收缩态势

11月的价格涨势继续趋缓:反映上游产品价格变化的购进价格指数,最近两月连续回落,10月份回落5个百分点,11月又回落3.6个百分点至59.8%,这是四个月来首次回落至60%以内,显示企业原材料成本过快上涨的压力有所缓解。

而不同原材料的价格走势则出现了分化:11月以来,煤炭价格逐步回落,有色金属如铝、铜价格亦出现下跌。但另一方面,原油、
螺纹钢、水泥等建材价格有所攀升。

根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的调查,反映原材料价格上涨压力增加的企业数量,最近两月连续下降,降幅均在3个百分点,比重降至36.5%。

11月企业出厂价格也回落1.4个百分点至53.8%,购进价格指数和企业出厂价格指数差距呈收缩态势,这有利于改善企业效益。

江飞涛指出,当前原材料价格指数虽有所回落,但从绝对价格来看,大都处于大幅上涨之后的高位,不排除明年初原材料价格出现较大幅波动的可能。

库存方面,11月原材料库存指数为48.4%,较10月进一步回落0.2个百分点,但产成品库存却保持高位。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认为,这反映出企业并没有对未来过度乐观,因此不愿意增加原材料库存来保证未来的生产,而产成品库存的高位也可能仅是企业的被动补库存行为。此外,企业原材料低位可能也与预期原材料价格下降有关。

数据还显示,中国经济的新旧动能正在加快转换。赵庆河提供的数据显示,11月装备制造业、高技术制造业和消费品行业PMI分别为52.9%、53.2%和53.1%,持续高于制造业总体水平。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11月石油加工及炼焦业、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PMI均位于收缩区间,且低于去年同期水平,

江飞涛表示,当前的环保限产政策对上游的黑色系产品是把“双刃剑”:一方面,对于被限产的企业来讲,限产措施导致生产达不到饱和,而其固定成本开销又不会明显减小,这不利于企业生产的扩张;而另一方面,由于市场供给减少,价格持续高位运行,对部分企业反倒是好事。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
钢铁,尽管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都在低位运行,但11月钢铁行业PMI指数为53.1%,较上月回升0.8个百分点。这是该指数连续7个月处在50%以上的扩张区间,显示钢铁行业景气度仍在持续好转。

      来源:富宝